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玫瑰

无法超越的优雅是年龄的特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WTO如何在自由主义的世界里建立约束  

2008-11-12 14:15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WTO如何在自由主义的世界里建立约束 - christina - 玫瑰

程大为老师的WTO专题课,课后很有感触,有以下几点思考:

自由不是我行我素,而应该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约束。

新自由主义的代表经济学家,哈耶克关于自由的基本原则提出两条经典法则:1、无强制就等于我行我素。因此,即便自由者,也应探索国家的强制约束问题,探索的点是国家约束超过哪个点就不再是合情合理的。2、必要的强制是一个贴切的说法,负责任的个体需要一个保护框架,以便能按照自己的处事标准来过自己的生活。这个框架有一套法律来支撑,必要的强制正是推行法律所需要的某种程度的强制。

什么是合情合理的约束?

派帕斯在《旧制度下的俄罗斯》中谈到俄国农民的“volia”,这是一种理想的状态,就是一种我行我素。旧制度下一旦农奴获得解放,他们不会走向议会制,而是走向酒铺,狂欢痛饮,摔烂酒瓶,把贵族吊死。。。。。。如果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,那么通过规定饮酒量的多少,或者规定禁止饮酒令可以解决“不受约束的我行我素”吗?

你的行为不能对别人造成损害。

自由只可以受到合情合理的限制。你对他人造成了损害,约束就是合理的。合理的限制要受权依法执行。WTO体系中,立法者显然借鉴了“损害性原则”。保护性措施,反倾销,反补贴等是在认定损害的基础上允许一国使用保护性贸易政策的。“损害性原则”也被广泛地应用到其它的国内立法中。例如,对酒后驾车的处罚和诉诸法律。但是例如对同性恋的立法,使用损害性原则进行约束就界定困难。这类问题成为“损害性原则”不能囊括的模糊地带。在国际贸易立法中,这类模糊地带比比皆是,成为法律的空隙。

损害的“外在情形”

《永不妥协》中勇敢的母亲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。但是假如企业的生产过程、生产方法是合法的,那么是否应该为他的非动机行为之外的行为负责呢?孟德斯鸠《论法的精神》提及欧洲的奢侈品立法,限制富人过于讲究排场而给穷人造成的难堪。这是一种很典型——“损害性原则的外在情形”,这个领域一直是立法的争论点。

不予援助是最大的损害吗?

雅塞对损害扩大后的终极情况做了展望,认为不予援助就是最大的损害。那么美国穷人每人拿出2000美元去救华尔街的富人,就有是合情合理的,就是就在立法的框架内了吗?

如何认定反倾销中的损害?

WTO规定的损害是指实质性损害、实质性损害威胁和实质性阻碍一国产业的建立。我想起来以前看过的很多案例,像美国工会为背景的美国五河公司诉中国彩电反倾销案等等,实质性损害威胁和阻碍产业的建立这两个原则还真是不好界定。

想起文昌前一阵告诉我他们公司诉中国质检总局的反垄断第一案,不予立案。《反垄断法》酝酿了12年,第一案有点像个闹剧。那么,垄断造成的损害又该如何界定呢?法律立法上的模糊,是不是为了给实施增添更多的自由度呢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